回到首頁
同路人分享
後來我必須面對事實,不再逃避,承認自己做得不足,學懂原諒自己,知道事情已經過去,誰也不能追回,重新建立自己的人生觀,承傳媽媽的「好人好事」……
一直覺得教友、朋友不明白自己,回想一下,有時自己也不一定明白自己,那為何要求別人呢?現在的我,能體諒對方不懂得表達及安慰自己!
清心
與我經歷相同的朋友們,請把哀痛都哭出來。麻木、迷失、痛苦、自責……我們就如受傷的動物,藏身在洞穴裏,世界彷彿停頓了一樣。情緒跌入深谷是必然的路程,一步一步輕輕走過,跌跌碰碰慢慢過去,總有光明的一天。雖然你的親友不辭而別,但要記著,記著好好的活著。
Flora
整整一年的時間,我沒法亦沒有對人說出爸爸自殺或者死了的事實。曾經,我覺得沒有人會明白我,好像給鎖鏈封著了我的心,感覺十分孤獨。後來,我將這個「秘密」告訴給一個要好的同學知道。她聽後,只說「我會支持你的,你想說就打電話給我好了。」說也奇怪,當我說完給她聽後,我覺得整個人也輕鬆起來,沒有早前那般辛苦。
14歲的Tiger
你沒參與但承受了結果,在自以為可預視的人生軌道上變成了完全沒有方向沒了基座。你認為一時三刻可以重建你用了二、三十年甚至更長時間建立起來的一切價值觀嗎……沒有一條方程式可以令每個人找到出路……能走過來的都有其堅持的信念,在我而言,當時唯一剩下的價值觀就是相信生存是美好的。
P仔